灵芝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灵芝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石家庄市破解水泥产能过剩难题调查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4 10:41:43 阅读: 来源:灵芝厂家

石家庄市破解水泥产能过剩难题调查

石家庄市为何要下这么大的力气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拆除这些水泥企业?35家水泥企业的退出,将给石家庄市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?

“倒计时:5、4、3、2、1,开始起爆!”

2月17日上午10:03,随着一声令下,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恒达鑫水泥公司的13个圆仓在一阵爆炸声中顷刻倒地。这标志着继去年12月份集中拆除第一批水泥企业之后,石家庄市第二批集中拆除水泥过剩产能行动全面启动。

河北省委常委、石家庄市委书记孙瑞彬说,石家庄市两次拆除的35家水泥企业均具有正常生产能力,均不在国家淘汰序列,拆除工作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约10.8亿元,减少产值超过60亿元、财政收入3亿元。

石家庄市为何要下这么大的力气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拆除这些水泥企业?35家水泥企业的退出,将给石家庄市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?

曾经,靠山吃山富了一方

而今,过剩泥潭拖了后腿

天天喊“化解产能过剩,治理大气污染”,不如真刀真枪、甩开膀子干。总得有人迈出第一步,总要牺牲一些局部利益。

——河北省委常委、石家庄市委书记 孙瑞彬

17日,在恒达鑫水泥公司爆破拆除仪式现场,张贴着一张《第二批拟拆除水泥粉磨企业分布位置图》,标注着分布在平山县和鹿泉市辖区内西柏坡高速两侧的17家水泥企业的具体位置。

通过这张分布图,记者发现,此次水泥企业集中拆除后,腾退土地面积不足900亩,但是,这片土地却涉及了18套水泥粉磨系统和377个料仓。这些水泥企业与第一批被拆除的18家企业一起,成了在石家庄当地赫赫有名的“水泥走廊”。

在鹿泉市,水泥企业的密集程度更加惊人。鹿泉市宜安镇汇源建材有限公司是第一批被拆除的企业之一。记者来到该公司时,这个水泥厂的拆除工作已经基本完成。公司副经理常志刚告诉记者,这个水泥企业四周,分布着另外4家水泥企业,也都将被拆除。

鹿泉市工信局局长张振平告诉记者,鹿泉市举行第二批拆除行动启动仪式时,正是把仪式主席台设在了第一批被拆除企业的料仓上。

西柏坡高速公路的两侧,为何成了如此密集的水泥窝?石家庄市副市长郝竹山介绍说,平山和鹿泉的水泥产能集中分布,主要由于这两个县都处于太行山腹地,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太行山丰富的石灰岩资源,成为当地发展水泥产业得天独厚的条件,草根企业家大量涌进水泥行业。

“靠山吃山”的发展思维,很快使平山和鹿泉的水泥企业犹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,水泥产能也占到石家庄水泥总产能的一半以上,带动了两地经济的快速发展。在鹿泉市宜安镇,水泥厂和粉磨站最多的时候有72家,熟料产能达到500万吨,水泥产能达到2460万吨,2011年全镇财政收入突破了亿元关口。

不过,水泥产能的快速扩张,也使“水泥走廊”很快陷入了产能过剩的泥潭中。张振平说,由于产能过剩局面的形成,2009年以来,我国水泥市场行情出现明显下滑,鹿泉很多企业盈利状况下滑至盈亏平衡点。此后几年间,水泥企业要挣到钱已经比较困难了。

“在产能过剩的压力下,企业不赔钱已经是万幸了。”平山县工信局经济运行科科长郭立军也表示,产能过剩让水泥企业的日子越来越难过,2013年,平山一家年产能60万吨的水泥企业,一年就亏损了130多万元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水泥企业的老板们对于产能过剩及其危害不以为然。鹿泉市通广建材有限公司也是第一批集中拆除的水泥企业之一,该公司负责人王炳钧在水泥行业摸爬滚打了20余年。他告诉记者,尽管外界都说水泥产能严重过剩,但公司每年生产的40多万吨水泥照样不愁卖,一年挣个两三百万元并不难。

记者采访发现,在鹿泉市,持这种观点的水泥企业老板不在少数。而恰恰是这种“乐观”的态度,成了石家庄市压减水泥过剩产能的一大阻力,也使水泥产能过剩的“泥潭”越来越深。即便是石家庄已经对压减过剩水泥产能动真格,仍然有企业家试图再上新的水泥生产线。

郝竹山告诉记者,鹿泉和平山的很多水泥企业虽然经济运行的效益还不错,但从全国层面看,产能过剩是水泥行业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从石家庄的市场看,全市有4500万吨水泥产能,从辐射半径和周边地区的水泥分布情况看,市场很难消化这么多产能。同时,随着产能过剩的进一步加剧,将会造成资源的不必要浪费,造成市场的恶性竞争,给环境和资源带来极大的压力。因此,石家庄市压减水泥产能已经到了非做不可的地步。

孙瑞彬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,天天喊“化解产能过剩”,不如甩开膀子、真刀真枪地干上一仗。为了整体利益和转型发展,石家庄必须拿出“壮士断腕”的决心,压减水泥产能,避免经济社会发展为产能严重过剩拖累。

记者了解到,通过两次集中拆除,石家庄市将减少水泥产能1850万吨,约占全市总产能的40%,比原定计划提前3年完成“淘汰水泥过剩产能1500万吨”的目标任务。

曾经,不知雾霾为何物

而今,PM10天天“光顾”

做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背水一战。如果我们不能在治理大气污染上有大的作为、取得突破性进展,经济社会发展将难以为继。

——石家庄市委副书记、市长 王 亮

2月16日,记者刚从石家庄站下了高铁,就被眼前的雾霾“镇”住了:整个石家庄被雾霾笼罩得严严实实,空气中散发着刺鼻的气息,不少乘客下车后立刻戴上了防霾口罩。

当日,河北省空气质量自动发布系统显示,石家庄的AQI指数为462,主要污染物为PM10,空气质量达到严重污染级别。

当地居民告诉记者,这样的雾霾天气在石家庄其实已经存在了很多年,只是过去人们还不知道这样的天气叫做“雾霾”。而最近一两年来,石家庄市的雾霾状况大有加剧之势。平山县发改局副局长冯立新告诉记者,从2013年起,雾霾成了石家庄“常客”,而且往往一“光顾”就要“呆”上一个多星期。

鹿泉市环保局党组书记张辰国则给记者背了几段顺口溜:“鹿泉人均三两土,白天不够晚上补。”“晴天扬灰场,雨天水泥场。”“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。”

张辰国告诉记者,这些顺口溜是10年前鹿泉人用来形容水泥产业带来的空气污染的困扰。没有想到的是,这么多年过去,鹿泉市仍然没有办法摆脱高污染、高排放行业带来的大气污染之苦。

2013年以来,全国空气质量最差的10个城市中,石家庄多次位居全国空气质量最差或第二差的位置,当年PM10是首要污染物的天数占到了226天。

面对大气污染的难题,孙瑞彬说,环境污染说到底是工业化带来的“副产品”,面对大气污染防治前所未有的压力,石家庄市必须忍痛割爱、做出必要的牺牲,不仅要坚决淘汰那些对税收、就业贡献小的落后产能,也要淘汰那些符合产业政策、但对排放“贡献”大的行业和企业,以牺牲眼前利益、局部利益,换来长远利益和老百姓的根本利益。

这番话,其实也成为石家庄市向高能耗、高排放的水泥行业开刀,向水泥过剩产能“宣战”的有力宣言。

面对治理大气污染的艰巨任务,石家庄市为早日甩掉大气污染的“黑帽子”,也下定了压减水泥过剩产能的决心。

郝竹山告诉记者,水泥粉磨企业的粉尘排放量比较大,石家庄35家水泥粉磨企业拆除以后,可以减少粉尘排放3073吨,不仅可以改善当地的空气质量,还能为当地发展生态旅游和走绿色发展道路创造有利条件。

记者了解到,拆除粉磨水泥企业以后,石家庄市还将关停能耗高、污染重的小火电机组,压减钢铁产能112万吨,改造一批环保设备,搬迁一批污染企业,运用节能减排倒逼机制和“对标”手段,促进企业实施技术改造,推动“三高”行业大幅减排。

曾经,谋划转型信心满满

怎奈,升级之路跌跌撞撞

我们集中拆除水泥过剩产能,就是要断了企业的念想,逼着他们把料仓拆掉,把磨机卸掉,让他们有足够的积极性去进行“二次创业”。

——石家庄市副市长 郝竹山

18日,记者来到宜安镇采访时,副镇长李志刚正和几位有意向到宜安镇投资的企业家一起,围在宜安镇的沙盘周围,聊着宜安镇王屋装备制造产业园的规划布局。

李志刚告诉记者,宜安镇分两批拆除18家水泥企业以后,标志着宜安镇的传统老路已经走到了尽头,转型将成为宜安镇今后经济发展的关键词。

宜安镇对于经济转型的谋划并非刚刚开始。宜安镇党委书记薛智森告诉记者,水泥行业是宜安镇的支柱产业,占宜安镇税收收入的90%以上,也曾经使宜安镇成为石家庄市赫赫有名的经济强镇。随着传统产业粗放式发展的问题和矛盾越来越突出,宜安镇也在探索通过加快转型,改变水泥行业一业独大的格局,为经济发展寻找新的出路。

只是宜安镇的转型之路走得跌跌撞撞,却没有明显进展。特别是2013年,宜安镇在转型中碰了几次壁,更是刺痛了薛智森的神经。当时,经河北省工信厅推介,河北移动带着一个通信项目到宜安镇考察。然而,经过考察以后,这家企业看到宜安镇处处都是水泥厂,便放弃了宜安镇给出的种种优惠条件,把项目落户到了其他乡镇。

此后,宜安镇还接触了奥特莱斯名品折扣店、石家庄迪龙科技有限公司等发展潜力较好的企业,试图以此走出一条经济转型升级的道路,但无论宜安镇作出多大的努力,结果总是免不了失败。鹿泉市发改局大项办主任封登云说,“遍地开花”的水泥企业是其他产业难以进入宜安镇的最大“拦路虎”。

“鹿泉市同样存在这一问题。”封登云说,水泥企业在鹿泉市高速发展的时代已经终结。更要命的是,如果鹿泉市继续放任水泥行业的发展,如何能引来新的产业项目呢?

“每一个地区的产业发展空间是有限的。”郝竹山说,鹿泉和平山的水泥产能项目虽然符合国家产业政策,但是这些传统产业的存在,往往导致新上产业的空间比较小。只有压缩产能,才能从能源、环境上为新上产业的发展留出空间。

转型的压力,让石家庄已经不能再等待。拆除西柏坡高速两侧的水泥企业,成为石家庄的一项化解水泥产能过剩、治理大气污染和实现转型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。

“我们必须把传统产业逼上‘绝路’,彻底断了传统产业的企业家们的念想,才能激发他们二次创业的动力。”郝竹山说,平山和鹿泉拆除水泥粉磨企业以后,通过腾笼换鸟,不仅可以盘活土地资源,还能为石家庄市转型升级、跨越赶超,实现绿色崛起奠定坚实基础。

郝竹山表示,拆除水泥企业以后,石家庄市将尽快研究制订鼓励企业二次创业的政策措施,帮助拆除企业盘活土地资源,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、生态农业、休闲旅游业和文化产业,走绿色发展之路。

桥式起重机维修批发

西安李师傅搬家服务有限公司

管理软件

机械式停车设备

相关阅读